阿尔山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除约炮我再也不想用微信了

2019/11/09 来源:阿尔山汽车网

导读

- 1 -时间回到2011年,那时的我跟现在的你一样,都还很年轻,粗糙点计算的话,尚且可挤进小鲜肉级别。当时我在一家化妆品公司讨生活

除约炮我再也不想用微信了

- 1 -

时间回到2011年,那时的我跟现在的你一样,都还很年轻,粗糙点计算的话,尚且可挤进小鲜肉级别。

当时我在一家化妆品公司讨生活,负责全国性的业务,主要的沟通方式是企鹅和伊妹儿。当然,骂人的话(更多的时候是被骂)还是用电话或劈头盖脸比较有气势。

那时我还有一个女友,不吵架的时候常常熬电话粥(感谢全球通,有包月情侣卡),吵架的话则是以短信为主,最后分手却是当面对峙解决的(如果客官好奇的话,我还可以告诉你,是她提出来的)……如你所知,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,那时围绕着我的一切沟通工具,都没有微信。

不可否认,微信是一种非常好的社交工具,可以发红包,摇美女,发定位,微支付....如今还能够群视频。固然,最重要的一点是:发朋友圈。总的来说,可谓是以一己之力,灭短信,战QQ,杀微博,斗电话...

然而,微信之父张小龙却曾在一次公然演讲表示,希望每一个用户都能尽快地离开微信。虽然此公的这番说法,多少有些矫情的成分,而且还跟“黄鼠狼劝鸡晚上别出门”一样居心叵测,但从另一个角度去看,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。

- 2 -

据某杂志对10位女白领做跟踪调查,发现她们在1个月内,平均每人发送了3000多条信息。

这意味着每天发100条左右,大概每10分钟发1条:凌晨、中午和夜晚,上班时间,午餐时间,刷牙时间,涂口红喷香水做面膜乃至例假期间都浸淫在了社交中......

也即是说,这群妹子们很难有超过10分钟的独处时间——真是\一刻\也没闲着啊!

如你所知,其实眼下有愈来愈多的人(尤其是挣扎在大城市的朋友),跟这些“社交狂”一样,在百般忙碌的工作之余,生活亦难以寻得片刻的安宁。

我们是如此地害怕跟自己独处,畏惧被这个星球遗忘。我们迫切地用一切工具连接着外面的一切,只为了摆脱内心的孤独。

所谓孤独,用佛教的说法是:“过去法中,曾因有情聚集而生起乐受,并熏习识海的种子,当此法谢灭,因贪着此乐受而对相应种子生起忆念,从而使心无法系于现前所缘境,即为孤独。”

换成我们能理解的话,就是之前很开心,情感有寄托,如今事过境迁,寄托情感之物早已离去,因而我们希望在频繁的沟通中,找回那种情素,无奈换来的却是点赞之交,犹如蜻蜓点水,水波不兴,隔靴搔痒,越搔越痒,而这样的社交,无异于画饼充饥,乃至饮鸩止渴。

其实,从马斯洛需求来讲,人类在满足了生理和安全需求之后,便有了更高层次的情感和归属需求,即社交需求。

但是,这里的社交更多是一种能够通过眼神、温度、神态等多维度交换的方式,而并不是虚拟的软件。

- 3 -

有这么一句话非常有趣,说任何的社交软件,都是始于约炮,盛于夸耀,哀于鸡汤,亡于电商。

也就是说,在这类本身就目的不纯的交流下,我们越是想刷自己的存在感,就越找不到归属感。我们拼命地活在当下,但却活在别人的目光里,活在一种期待中,期待他人的回复,点赞或无关痛痒的评论……

这种期待,像病毒一般腐蚀着我们并相互沾染,让我们轻则变得孤独,失去自我,重则变得焦虑,难觅自由。

忘了朋友圈是从哪时候开始泛滥的,大家开始什么都晒,晒旅行风景,晒老家皓月,晒街角吃的美食,晒亲手煮的鸡蛋面,晒邻居家的狗,晒自己捡的猫......

就这样,朋友圈被完全地占领了,而且据统计,占据它的主要是以下这四大天王:鸡汤天王、养生天王、自拍天王、晒娃天王。另外还有一批忠实的拥趸,叫做点赞狗。当然,笔者也是其中之一。

我们就像是巴甫洛夫犬一样,早被驯化成了“1遇事儿就拍照发朋友圈”的条件反射,“1上菜就让手机先品味”的推让品德,所以,也不奇怪前不久出现的“高速路上发朋友圈被撞死”和“和走路发信息不看路掉池塘淹死的”的奇葩事件。

- 4 -

微信之父张小龙还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人生的本质就是孤独,以及由于避免孤独而犯的一堆毛病。”

对微信这个看似非常正确的\毛病\,6年后,它还会继续活着吗?

活下来应当没问题。不过据我所知,从当下爆炸式发展的科技去看,即使活着,也不再是主流了,新的技术势必带来新的社交,正如当年曾风靡一时的微博和QQ……

而最让人耽忧的是,人类的孤独,是否会随着智能文明的渗透,而变得更加侵入骨髓呢?正如陈奕迅在《孤独患者》中唱的那样:

“笑越大声,越是残暴/挤满体温,室温更冷/万一关灯,空虚扰人/我却不能,喊等一等。”

简书/微博签约作者 |爱情摆渡人

已出版“自己”三部曲

微信公众号:沈万九

“骑猪追梦追姑娘,写字到老到天长”

印度神油保质期多久

印度神油那

吃伟哥的副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天天吃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可以经常吃吗

标签